【男神x你】【孙翔】无法言说

看得我眼眶发热,巴不得自己有个这样的青梅竹马弟弟[bushi]

长江里的鱼:

#人物属于全职,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私设满点.

#关于爱情。

#孙翔相关。

#青梅竹马前提。



————————————————————



【零】


你的脸上正火辣辣的疼,想哭却硬是流不出一滴眼泪。

你觉得自己已经坏掉了也说不定。


你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不该哭的时候你偏偏喜欢扯着嗓子嚎,但到了可以哭得时候吧,你却硬是憋红了眼眶也落不下一滴眼泪。


不是逞强。

只是难受到了一种地步。


谁又能想象得到,你最后居然走到了这一步呢。


讽刺。

可悲。

自作自受。



【一】


孙翔接到你电话的时候刚刚从塞满了乱七八糟衣服的衣柜里好不容易翻出一条可以供换洗的裤子。他皱着眉头伸长了手臂上下不停抖动着就只是为了试图让它看起来不要太皱,免得到时候穿出去见人又会不可避免地要被自家副队唠叨。


然后就被路过他门前的江波涛听到了。


不管怎么样,江波涛很是拒绝孙翔说他是【轮回老妈子】这件事。


“我错了我错了!周泽楷才是老妈子行了吧!”


“······”

这根本就不是到底谁才是【真·老妈子】的问题。


这头是闹得热火朝天。江波涛明显并不准备就这样轻易放过他,孙翔却又是急吼吼地想让他赶紧离开自己的房间。


电话那头确是能听见江边客轮的汽笛声。


孙翔再三确认之后才确定并没有出现断线的情况。


“孙翔——”

你的声音就像融进了黄浦江的风里一般忽远忽近让他有些听不真切。可从你那喜欢把他那两个字的名字都要叫得抑扬顿挫的习惯来看,你的确是打给他的。


不是意外。

没什么目的。


“你在哪儿呢?怎么这么大的风声。”

“孙翔——”你突然大声笑了起来,没有任何征兆,就这样对着话筒放肆地大笑,“你听啊——汽笛声!”


“······你到底在哪儿。”

“我啊——我在江边啊——孙翔——我好开心啊!!”


你在电话那头胡言乱语,甚至说着【风很大,不知道江水会不会很凉】的蠢话。


就在他快要发怒的时候,你确实一下子停下了所有该有的疯狂,平静到就像刚刚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你一样。


你的声音带着像是看透了一般的疲倦。

然后,孙翔就听见远处倏忽想起的汽笛声。


“孙翔——你以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二】


孙翔其实挺傻的。

那个家伙是除了荣耀就再也没见他能对什么东西上心。

可就是这么二不兮兮看起来特别不靠谱的家伙却是比谁都能藏得住自己的心事。


孙翔有一个埋在心里谁也不肯告诉的秘密。



【三】


你和孙翔的关系呢,用通俗一点的话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准确来说,应该是穿一条裙子长大的才对。


这倒不是什么客套寒暄,而是年幼你几岁的孙翔也的的确确就是从小穿着你穿不了,剩下的小裙子长大的。


你家和孙家的孽缘还要追溯到两家女主人初中的时候。被称为姐妹花的两个好朋友从那时就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立志在未来要嫁一个好男人,生一个健康的宝宝,最好是一男一女,这样就能把两家的孽缘延续下去。


鲁迅先生曾说过——flag不要随便乱立。


虽然两人的确是如愿嫁了一个好男人组建了家庭也都在婚后有了孩子,可是呢,这其中就出现了一个比较微妙的问题。


本来帅气而又男子气概十足地活在自家老妈幻想中的你好死不死的生成了个女孩子,更喜闻乐见的就是,孙翔在孙家妈妈的理想中本应该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


不过还好,你的性别也算是彻底打消了自家母上的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可孙家妈妈就偏偏不干了,本来心心念念地说要给你生个好姐妹,可却在十月怀胎落下子儿之后被医生一句——【恭喜你,是个男孩儿】给打击得七荤八素。

在坐月子期间看着乖乖跟着妈妈去探望她的你时,孙家妈妈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边给孙翔换尿布边哭诉自己的无能。


很多年以后你又听两位女主人谈起往事,只觉得。

原来智商这个东西,真的是会传染的啊。


虽然没有如愿生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但孙家妈妈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反倒是乐此不疲地开始搜罗各种好看的公主裙,你一套,他一套。


从此——孙翔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呀~你妹妹好可爱啊!”

“小妹妹,叫哥哥~”


········

·····


其实说句实在话,孙翔这家伙会变成后来那种德行,真真真是靠了你的裙子以及宛若瞎了一般的那些个同班男同学。



【四】


也许是因为在肚子里听了太多自家老妈的期望,虽然性别已经是没办法了,但性格确实是如同羊水喝多了一般的豪爽。


是的。

你就是你们学校一姐。


不打架,不逃课,不抽烟喝酒打游戏。

你就是那个以学习好出名的一中大姐头。


你其实一直不清楚自己拥有的这层身份,因为在你看来,大姐头这种神奇的存在应该是打架抽烟喝酒逃课样样都会一点才对。可你这么一个连作业都不敢不做还年年都得三好学生的家伙为什么会突然成了大姐头呢?


直到很久以后,久到你都从一中毕业了你才知道。


原来当年你在考场上帮透答案的爆炸头是你们学校的老大啊·······

“如果不是大姐你给我看了几道题的答案,我要是再考倒数第一,一定会被我爸打死的!”


哦——原来小混混也怕自家老爸【爱的铁拳】啊。


从此你就对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暴躁又不可一世的男孩子有了新的认知。


孙翔就是其中一个。


虽然你学习好又听老师的话,但其实,你就是一个女流氓。

可能就是因为过于豪爽的性子才导致你有了当女流氓的潜质,这样倒也是让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孙翔吃了不少苦头。比如让他假扮自己男友挡一下自己不感兴趣的家伙的追求啊。

再比如说—抢走了他的初吻什么的。


“傻不傻啊孙二翔,不就亲你一下嘛,”你扯了扯有些滑落的校服外套,拍了一把明显呆愣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孙翔,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难过,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你有些狡黠地偏过头去冲他耳廓吹气,“这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然后,孙翔就在你不负责任一般地耍流氓行为下一下子炸开了毛。像极那只总喜欢躲在小巷子里划地称王的橘色野猫。



【五】


你自称为早已尝够了爱情的滋味,对那些所谓的背叛劈腿啊什么的已经不再会有感觉。


“妈的傻不傻,不就是个男人吗?!再去找一个不就好了!”

所以那天,你就是这么和失恋的闺蜜说的。


闺蜜和他男朋友在一起了五年,好不容易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时间却在最后因为他父母的一句【媒妁之言】不得不以分手作为了结局。


虽然你说得大度又轻巧,但其实你是完全不能接受这件事的。


所以那天,你在街上看到那两个人像是相爱了许久一般相互挽着进出一家又一家的家具店时,不知道是不是后悔自己中二时期没有好好做一个不良少女的可笑心理作祟,那天,你直接抡起了手上的包气势汹汹地冲到那对男女面前,然后使出了自己浑身的力气冲着那个女人的脸就是一顿耳光伺候着。


你看啊——你还在掏心掏肺苦不堪言地爱着他,可他却是已经找到了说服自己不再留恋过去,不再责备自己的理由,过起了另一段向往的生活。


“你疯了吗?!!这关你什么事啊!!本来我说不定还有机会的!这下被你害得我彻底没机会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那么讨厌我啊你要这样报复我!!”


那天,你坐在派出所里用值班巡警的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本来张口准备讨奖励时却被她扑面而来满是恶意与怒火的话噎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

你看,你多可悲啊。

多自以为是啊。


最后给你下的通告是五天的拘留。

给你念通告的那个帅哥,看你缩在墙角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只是摇着头叹了口气,然后蹲下身子就问你要不要和家里人打个电话。你摇了摇头,最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你请他把手机给自己借一下。然后就退回到角落里敲打起了屏幕。


你一共发了三条消息。


第一条发给了自家老妈说自己有事要出差一阵子让家里不要担心。

第二条发给了男友,毅然决然,没有任何迟疑地就打下了两个字,也只有两个字——【分手】。

第三条,你思考了很久,你想发给闺蜜,你想告诉她自己不在意她说的那些话,想告诉她自己能理解她,都是自己错了。你编辑了很久,久到信息框里都容不下你写下的内容时,你深吸一口气,却还是在最后关头把文本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全部都删了。


你看着在眼前慢慢消失的字体,只觉得像是看透了什么一般释然。


你决定把最后一条短信发给孙翔。

内容很短,算上他的名字,才堪堪五个字。

没有署名。

也没有说原因。


【孙翔,我难过。】



【六】


从小到大,不管是在孙翔还被当做是你妹妹的小时候,还是他已经不能继续容忍自己妈妈的恶趣味重新穿上裤子的少年时代,亦或者是在这一刻之前的任何一秒。

你从来没有在孙翔面前示弱过。

你一直以邻家姐姐自居,你从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有太多的小娇气。


你怎么也想不到,那天是孙翔来保释的你。


你想过很多种结局。

你觉得你会就这样安静地待在那个角落里直到第五天太阳的升起,你甚至觉得会是接到自己莫名其妙说要分手的短信的男友跑来这里揍自己一顿顺便把自己带出去,可你就是想不到,在H市待得好好的孙翔会在短信发出不足三小时以后突然就这样出现在你面前。


“我,我来接你,接你回家。”


风尘仆仆,还喘着粗气。


从你蹲着的那个角度看过去,你可以看到孙翔乱成起伏不定的胸脯,卷得乱七八糟的裤腿以及向你伸出的手。


你突然就很想哭。

不去管自己在他面前应该充当的角色,你就只是单纯地,自私地,毫无理由地想冲着孙翔哭。

可你仅剩的最后那一点骄傲不允许你这样做,你动了动嘴巴,最后也只是将手搭在了他的手心,嘴里依旧说着气死人的混话。


“嗯——感谢孙英雄了。”




【七】


孙翔有一个小秘密。

一个哪怕是唐昊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一个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小秘密。


孙翔喜欢邻居家的那个姐姐。

那是一个穿裙子非常漂亮,穿着裤子又不失帅气的姐姐,那是一个非常疼他的姐姐。


小时候的孙翔非常喜欢粘着那位邻家的姐姐。

在自己还没到上学时候的年纪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能快快长大,这样他就能牵着小姐姐的手上下学了,就像那个也喜欢围在她的小胖子一样。


“呀~你妹妹好可爱啊!”

“小妹妹,叫哥哥~”


孙翔身上穿着的是她小时候的小裙子,粉粉的,还有着很漂亮的蕾丝花边。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孙翔经常会被错当成是她的妹妹,被她身边的朋友捏捏抱抱啊什么的也是常事。

本来是已经习惯了的事才对。

可是,在那一天,他就突然不高兴了。


“我才不是小妹妹!!我是男子汉!!”

小个子的孙翔有些费劲地扯掉自己头上的皮筋,任由一头长发乱七八糟的披散着,然后提着小裙子的边角将脚边的碎石子一颗又一颗的往那个小胖子身上踢。


那是第一次,孙翔突然就不喜欢自己身上的小裙子了。

即使那是邻居姐姐的,他也不想喜欢了。


面对自家拿着漂亮小裙子各种苦口婆心劝说的妈妈,孙翔就像一个上战场赴死的战士一般眼一闭,小脑袋一扬,还是把那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来了。


“我要剪短发!”


那一刻,孙翔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勇士。


敢于直面老妈的怒火,敢于无视裙子的诱惑。


在孙翔升上小一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小男子汉。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听说的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孙翔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对芭比娃娃感兴趣了,反倒是对动画里那些和他差不多大的男主角有了一种迷之向往,整天念叨着的就是一些在你看来没有任何意义的中二台词。


“人被杀,就会死!”

“·······”

你看着这样的孙翔,突然有些头疼。

说到底这种东西到底是谁给他看的!


那天,两眼闪着求知欲光芒的孙翔和一脸【我是大佬,我懂得很多】的胖子都吃了你一记板栗。



【八】


不说孙翔是被你揍大的,那孙翔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吧。


虽然两句话看起来丝毫没什么任何关系,可这就是你面对着他,总会挂在嘴边的话。

然后你就会看到孙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炸毛,你自己却是笑得浑身抽搐,软软地瘫在一边。

就像现在一样。


进行完【见面必调戏】的工作后,你开始挂在天桥的护栏上灌自己酒,看着下面一辆接一辆飞过的汽车你只觉得如同虚晃度日一般可悲。


“孙翔啊,你怎么就那么傻呢·····你真的太傻了。”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

“啊~又炸毛了~”

“孙翔你其实是猫吧不然怎么动不动就炸毛呢。啊你还记得大黑吗?你简直就和大黑一模一样啊哈哈哈!”


大黑就是那只橘色野猫。

明明是橘色的,你却偏偏要给他取名叫大黑。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你只是觉得这名字比较酷而已。


“你说什么——!!”


最后半句话硬是被你顺势怼到他嘴边的酒瓶给弄得不得不咽回肚子里去。


有时候你真的就是个恶趣味十足的家伙,比如你明明知道孙翔是个爱炸毛不肯示弱的傲娇你还偏偏要在好不容易堵住他嘴的时候踮起脚摸他的头,还一副老先生的样子摇着头晃着脑,嘴里却又蹦不出什么好听的句子。


“好了好了傻孩子不生气哈~”


然后孙翔一口气没换过来还呛了好大一口酒。


“不要拿我当小鬼!!!”

边咳嗽,边气急败坏地冲你吼着。


你是个恶趣味十足的家伙,其中就主要表现在乐此不疲地让孙翔炸毛上。


“我今天真他妈的衰啊。”你单手提溜着酒瓶,顺势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不管孙翔怎么拉扯你也不肯起,反倒是犯起混来趁他一晃神就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今天啊,简直就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了!”

“你以前和我一起去网吧还被阿姨发现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孙翔仰起头灌了自己一口酒。


“·······那不算!”花了点时间回忆起那段往事以后,你这才皱着眉头用力把酒瓶往天上一指,提高了几个声调开始吼,“那他妈的都算啥!所以还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太年轻啊!!”

听着你明显是喝醉了才有的胡言乱语,孙翔倒也没去计较,只是稍微用了点力气夺过了你正准备打开的酒。


“你干嘛?!给我酒!”

“你不能继续喝了,你醉了。”

“凭什么不让我喝!我没醉!快给我!”


你对孙翔的记忆一直都还停留在他喜欢跟在你身后,软着调子叫你姐姐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孙翔多可爱啊,不管你做什么,他都是一副崇拜的样子仰着小脑袋甜甜地说【姐姐好棒】。


“孙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姐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天旋地转之间,你只能模糊的记得在你说出那句话后孙翔那一刻突然变得难看起来的脸色,他用着足以捏断你手腕的力气将你狠狠扯进怀里,像是泄愤一般咬破了你的嘴唇,就像当年,就像你第一次亲吻他但不小心却用错了方法,直接用牙齿磕破了他嘴唇的时候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那次是你浅尝即止的尝试。

这次却不知道孙翔他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


“我不是小鬼了,我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办不到的小鬼了。”


他注视着你的眼睛,笃定而又坚持。


“算我求你了。”

“试着依赖一下我吧。”


他的声音就像突然炸开的催泪弹一样,逼得你再也忍不住地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眼泪,鼻涕,血。

混杂着不可言喻的感情抹得到处都是。


“孙翔你会不会不要我。”

你势要从他嘴里得出一个答案。


“听着,”他捧起你的脸,将额头与你的相抵,眼神里全是不容置疑的坚定,“如果他们不要你了,你来找我,我要你。”


“我只要你。”



【九】


其实孙翔并不是很清楚那天你到底有没有听清他说的话,毕竟那个时候你已经醉成那个样子了。

所以突然听到你这样问,他又一下子不敢确定你到底说的是什么事了。


“孙翔,”就在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作何回答的时候,你再次出声用着和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调子唤他,“你还愿意要我吗?”


孙翔有一个小秘密,一个他以为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你也有一个小秘密,一个除了孙翔所有人都知道的小秘密。


孙翔喜欢着他邻家那个温柔又帅气的姐姐。

而你又是那么地喜欢着你邻家那个又笨又温柔的孙翔。



你喜欢孙翔,你甚至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大概是第一次让他假扮自己男朋友的时候,大概是第一个陪他逃课去网吧的时候,也有可能是把他嘴唇咬破的那一天,总之,在你意识到的时候你就发现其实自己已经喜欢孙翔了。


非常喜欢。


你没有告诉他,其实那也是自己的初吻,虽然当时是在厚颜无耻地嘲笑他没错,可那也只是为了掩盖自己早已快要蔓延到耳廓的红晕以及本应该压抑在心底但却快要爆发出来的感情。


你喜欢孙翔,所以你对手上的爱情不温不热,因为那不是他。

你喜欢孙翔,所以你才会在那个时候给他发了消息,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因为本能让你那样做。

你喜欢孙翔,所以你才会假装酒醉用光了自己的私心把那个问题问出口。


你喜欢孙翔,可他不知道。



“孙翔。来接我回家吧。”



孙翔找到你的时候,你正光着脚站在黄浦江边发呆,他远远地看着你的背影,看着你逐渐和黑夜融为一片,想要大声喊,却不知道为什么声带被堵着就是发不出声。


“哟,孙英雄你来了。”


你赤着脚一步一步向他走去,脚步笃定。


看啊,他就在那儿,就在你面前。


“孙翔。”


只要你张口,一切就都结束了。

不管是你的痛苦。

还是可悲的执着。



“谢谢你啊孙英雄。”


这是你晕过去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十】


江波涛曾和孙翔说过一句话。


“有些东西你要是不说出口,是没用的。”


然后孙翔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小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思考要怎么向你表白,要怎么和你说清楚,他对你的感情并不是邻家小弟弟对姐姐的喜欢。

而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但会因为你而痛苦难受的喜欢,是那种甚至会因为这样而死去的喜欢。


孙翔曾在杜明那里看过一本书。

书上写的是一个苦苦暗恋着一位美丽姑娘的少年最终也没能得到自己心爱的人的一个吻而死去的故事。


“这种病叫花吐症。得不到两情相悦的那个人的吻就会在三个月后病死。”


孙翔觉得,自己就和那个少年一样,虽然他得到过自己心爱的姑娘的吻,可是,他的姑娘并不和他两情相悦。


“杜明,我三个月后就会死吗?”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孙翔的小秘密不再是小秘密了。



孙翔把你带回了轮回,虽然一路上遇到的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他实在是没了去管其他事情的精力了。


你一身酒味,而且还在发烧。


“孙翔,还是去医院吧,这不行啊。”

看着你高烧持续不退的江波涛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他,这样下去迟早得烧出问题。


“她不喜欢医院。”


孙翔捏着你的手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已经喂你吃了退烧药,可这么长时间了却一点作用也没起到,一下子让他更是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才惊动了战队上上下下一众队友。


“队医已经下班了,现在不去医院不行啊,孙翔还是去医院吧。”

“对啊翔翔,赶紧抱着走吧,队长我们去开车。”

“嗯。”


最终还是作为队长的周泽楷出面和他说这才松掉了他那一根紧绷到了什么也思考不了地步的筋。


你靠在他肩膀上睡得很安稳,输上液以后就开始慢慢退烧,你也就没有刚刚那么难受了,也不再含糊着喊他的名字。


他伸出手用指腹一点一点划过你的眉毛,你的眼角还有你的嘴唇。

曾吻过他也被他咬破过的嘴唇。


你做了一个梦。

梦里只有你一个人,你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但却莫名熟悉,因为你都还能清楚地听见吹过的风声以及正在渐渐远去的汽笛。

这里是黄浦江边。


你遇见那个女人的地方。


其实你并不是很在意你的前男友又和谁在一起了,你的前男友的现女友又是怎样的优秀,这些你都不在意,你丝毫不在意。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给我看脸色。]

[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他!]

[你根本就没有爱过他!]

[你这个虚假的女人。]

[我们是因为爱情。]


那个女人的声音一直在你耳边不断的重复,可是你却看不见她在哪儿。她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讽刺,带着嘲笑,带着自满。


她讽刺你的得却不爱,嘲笑你的爱而不得,自满于自我的爱情。


【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这个根本不懂爱情的贱人!】


你已经很久没去想她的样子和声音了,可这一刻,本该被你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一下子全翻了出来。

带着赤裸裸的恶意将你打得体无完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开始怒吼,你开始没头没脑地向前跑,你捂着耳朵试图不去听他们说的话,可那些句子却像是烙刻在你的脑海里一般挥之不去。


直到天开始下雨。


直到你在雾蒙蒙的远方看到一个不够清晰的身影。


【孙翔····】



【十一】


你醒来的时候孙翔不知道去哪儿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能听见你一个人的呼吸声。

你望着天花板就开始发呆。


倒也像是独居男孩子的样子,房间里除了这张床也就只剩下一个不大但也够单人使用的衣柜,连张像样的椅子也没有,更别提书桌沙发之类的东西了。


你单手撑着身子起来准备去外面转转圈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没想到,一开门就被靠在门上睡得正熟的孙翔砸了个正着。


“你怎么在这儿睡,怎么不进来。”

“副队他们说不放心你和我独处。”

孙翔揉着磕到你腿上的脑袋挤眉弄眼地龇牙,然后突然意识到你的腿可是狠狠地被自己砸到了,立马翻身站起来扶着你的肩膀问你有事没事。

你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一脸【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当你很严重啊】的着急样子,突然就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顺势倒进他怀里。


“孙翔。”

你软着调子叫他,双手抓着他胸前的衣襟,然后逐渐紧张起来。


“孙翔,我比你大几岁来着?”

其实这只是一种最简单的心理暗示。

“没记,不知道。”


“这哪有能不记的道理啊。”

你蹭着他颈间碎发越发难以自持地想笑。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真是个孩子啊你。”

你长叹一口气,在他因为你的话就要炸毛的时候,你一把扯过他的领子,就像那天在天桥上的时候一样,你注视着他的双眼。

笃定而又坚决。


“孙翔,我比你年长,你不承认也没事,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会比你老得快。”

“过不了多久,我就会长出第一根皱纹。后面只会越来越多,整张脸都变得皱巴巴的。”


说到这里你突然开始难过。

年龄问题是你压在心底最后的那道防线。

你不敢跨越。

因为你赌不起。


“········说完了吗。”

你有些不可思议地抬头,然后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此刻自己的样子。


他捏着你肩膀的手开始用力。


“说完那就轮到我了。”

“这又不是小朋友排队拿礼物······”

“闭嘴,听我说。”


“我没想过这种事,我也不管你未来会不会变老。”

“如果你就那么怕你老得比我快,那我到时候去整容,多整点皱纹然后和你一样就行了。”


你听着他的话真是好气又好笑。

到底是谁教他的这些不靠谱的话的啊。


“我一直在想要怎么和你说,可你现在这样子是准备在我表白之前就拒绝我吗?”

他有些生气,然后一用力就把你圈进了怀里。

“我不要,我也不准。”


他的声音闷闷地响起在你的耳畔,像是小孩子没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般委屈。

“而且,马上就要到三个月了。”

你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

“杜明说,如果得不到两情相悦的人的吻我就会死。”


花吐症。


虽然你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

“孙翔,”你拍了拍他圈着你的手臂,低笑着出声唤他,“你不会死的,不只是三个月,三年后,还是三十年后,你都不会死的。”

“可是你······”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你的吻给堵住了。

你用舌尖细细地略过他嘴唇的每一寸,最后就撬开他的牙齿开始攻城略地,然后在他反应过来准备夺回主导权之前推开了他。

带着他很久都没从你脸上看到过得狡黠的微笑,用大拇指勾勒着他的唇形,然后在他呆愣的注视下缓缓开口。



“我亲爱的孙先生。”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你。”


—END—


——————————————————-


我居然HE啦?!!!

简直没想到,因为我一开始想的是BE来着的。


嗯,这个呢就是妹子喜欢孙翔,孙翔喜欢妹子,妹子也知道孙翔喜欢自己但因为年龄这层大关不敢动手的悲伤故事了。


我是一个假的叶太太·········

我一码羊习习我就停不下来,他怎么那么好啊!!!!这次真是爆了爆了——老叶都没这待遇。


希望喜欢。

欢迎来找我玩儿~

喜欢评论~


以上。





评论
热度 ( 211 )
  1. 佟雀住在针叶林长江里的鱼 转载了此文字
    看得我眼眶发热,巴不得自己有个这样的青梅竹马弟弟[bushi]

© 佟雀住在针叶林 | Powered by LOFTER